巴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是上帝我怕谁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巴中信息港

导读

若干年前,上帝耶和华还不是老人家,那时他不过是个刚从宇宙工程学院毕业的酷爱艺术的热血青年,被分配到宇宙中央政府宇宙手下当秘书。那儿陈腐的

若干年前,上帝耶和华还不是老人家,那时他不过是个刚从宇宙工程学院毕业的酷爱艺术的热血青年,被分配到宇宙中央政府宇宙手下当秘书。那儿陈腐的官场作风和阿谀奉承的习气让初出茅庐的耶和华很不满意,他一腔热情,总想把宇宙建设的更好,没事就向宇宙提些新奇建议,像个碎嘴的婆娘叨叨唠唠。  宇宙喝着威士忌,乜斜着眼看他,心想这小子也太过狂妄,你一个初出校门的毛小子哪知社会的复杂和世事的艰难呀?看来不让你历练历练你也不知道锅是铁打的,就笑呵呵地拍拍他的肩膀,用满怀期待的语气说:“好啊!小耶,你知道吗,在遥远的银河系,有个叫地球的星球,因地处偏远,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人去开发管理。经过这段考查,我看你是个有思想、有热情、有干劲、有能力的好青年,是管理地球的人选,我就派你前往管理吧。那儿现在可是荒无人烟,是个尚未开发的处女星球。我现在就以宇宙中央政府的名义宣布:从现在起那儿就是咱宇宙的经济开发特区,任命你为地球的管理者,官拜上帝之职。你尽管放开手脚大胆地干,没有经验可循,你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嘛。好好干,争取为咱全宇宙摸索出一条改革创新发展繁荣的新路子,树起一个样板!去吧,小耶,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是大有前途的!”  耶和华听了,心里那叫兴奋,他庄严地接过委任状,像打了鸡血那样一身是劲。心想:奶奶的,宇宙老人家如此看得起咱这个初出茅庐的青年,我一定不辜负他老人家的厚望,干出个样儿让全宇宙的人都瞧瞧,咱耶和华是有能为的。那时,说不定今后这宇宙的位子就是咱老耶的也说不定哩!  他稍事整理,回家看望了一眼老父老母,然后像个军人那样,利索地打起背包,像当年在学校跟朋友们去野营那样兴致勃勃地告别父母,一道电光往地球方向腾云驾雾而去。  一张洁白的纸,好写美的文字,好画美的图画。耶和华风餐露宿,心一直处于亢奋之中,一路上都在盘算该如何把那个荒芜的地球改造成何等模样。他以前在学校时画过不少蓝图,在他的想像中,美莫过于绿水青山,要有多多的树木,多多的花草和长长的河流,要有蓝蓝的天,蓝蓝的海,还要有许许多多动物出没其间,那样才有生气。宇宙大王那里的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尽管他们以为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可每日所食不过是各色水果和美酒,像兔子一样不食荤腥,这让耶和华很不好受。他在学校里学过,说是动物的脂肪也是很好的滋补品,而且它们身上的血液是含蛋白质也是人体易吸收的了。星期天他曾一个人偷偷上山猎获过一只山羊,躲藏到山洞里烤熟猛搓了一顿,那肥肥的腰窝油,红红的鲜血,真是绝美享受,令他至今吮指回味犹口齿留香。他想着,咽了口唾沫:对,一定得让那地方有很多很多肥美的牛羊,到时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再也没啥可忌讳的了。老子从此官拜地球上帝之职,我就是那儿的法律,想咋地就咋地,不能再让人们总以博爱之名不食荤腥了。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耶和华想着就笑了,心里很是得意。呵呵,宇宙大王老头待咱不薄,说啥也得给他干出点名堂,让荒无人烟的地球变成山青水绿的富庶之地,真正成为宇宙改革开发的样板,让他老人家再提拔我时也有话可说。  耶和华用手搭起眼罩向远方瞭望,他看到一个灰蒙蒙的大圆球,按宇宙图看那该就是地球了,他呆呆地看了半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太原始,太原始了,还真是混沌未开。看来我得施展我的法术,按我的意思给它来个改头换面了。”  他停在高空,平伸两手,开始运气,同时嘴里念念有词:“要有天!”他说。“要有地!”他说。“要有空气!要有水!要有陆地!要有树!要有动物!”他又说。之后他睁大眼睛往下细细观看:奶奶的,我这两下子还是蛮管用的。哈哈,这地球真成蓝色星球了哎!待吾下界细看,哪儿不成回头再做计较!他像跳水运动员那样耸身一跃而下,只听两耳嗖嗖风响,嘿嘿,这就是空气呀!娘的,这几年大学真不白上,看来还是学到些本事的。他大喊一声:“我来也,我给地球带来文明和富裕,我要创造世界,创造人类,我要让你们在这个星球上过的像在天堂一样好!”  耶和华落到地球上,看到满眼绿水青山心里很是得意:“看看吧,知识就是力量呀!我不过略施小能,这荒芜的地球就变的如此之好了。”他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欣赏,觉得这郁郁葱葱的树林间要有鸟儿就更好了。马上他就听到啁啁啾啾的鸟鸣之声,婉转如丝竹,隐隐约约看到枝繁叶茂间蹦来跳去有红红绿绿的小鸟在戏耍,心里话:“我这能耐也忒大,只不过想了想,并未施法就有小鸟唱歌枝头了,好!嘿嘿!”  他边走边看,想找出哪儿尚有不足,天是蓝蓝的,地是绿绿的,水是清清的,有树,有花,有草,耶和华看着是好的,心里像喝了瓶威士忌那般美。他撮起嘴,吹着小调,正兴冲冲走着,忽听林间一声大吼,像晴天响了个霹雳:“何方杂毛老怪?站住!”人随声到,一个黑脸大汉托地从一棵树后跳将出来。脸似黑碳,一脸红胡子扎里扎煞像只剌猥;圆圆的大肚皮上也长着红乎乎的胸毛。他怒目圆睁,右手提着把雪亮的大刀,左手像铁钩子指向耶和华,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耶和华一头雾水,我还没有造人呀?咋这儿就蹦出来个像人一样的家伙哩?我该不是来错地方了吧?耶和华就伸开两手,笑嘻嘻地走上前去,问:“这儿是地球吧?”那汉子上上下下打量耶和华一番,瓮声瓮气地说:“废话!不是地难道还是天?”耶和华说:“那你是咋到这儿来的?我还没造你们呀?你看,我倒是设计好图纸了!”他说着就解下背包,从里面翻腾了半天,才拿出个飞起毛边的本子,翻了几页让那汉子看。那汉子眼瞪的像对铜铃,往后退了几步,刀提胸前,说:“杂毛,给俺们看个鸟,快快拿银子来!不然老子一刀剁了你!”上帝想:唉,怨我怨我,这人还没开化呀,我得让他明白我是何人。就厉声喝道:“休得无理,我是上帝!”不想那人哈哈大笑,一口浓痰啐到耶和华脸上:“我呸!啥子狗屁上帝?俺们只认识玉皇大帝!少费话,快快拿银子来!”耶和华说:“你是我造的!怎敢对我上帝如此无理?”那汉子大骂一声:“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在此顶天立地,植树造林,劫道剪径二十多年,从没见过你这杂毛,怎敢说是你造地俺们?想冒充俺爹不给银子是吧,看老子不剁碎你丫的喂狗才怪!”汉子嚷着飞刀砍下,耶和华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就赶紧捞起背包,撩开长腿一溜烟往西奔逃。耶和华就是耶和华,绝非一般百姓可比,跑的比兔子还快,眨眼就没了踪影。那汉子撵了一阵,只觉的眼前烟尘滚滚,早不见了那杂毛老怪,心中纳闷:娘的,等了半天,咋等来个飞毛腿,倒霉呀倒霉!气喘吁吁地坐到树桩子上,嘴里骂个不住。  耶和华这一吓一口气跑出一千多里,回头看看确信那汉子没提刀赶来,这才坐到一个小河边吴牛喘月。他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奶奶的,差点被自己造的人这东西把老子送回去,看来以后可是得小心哟。”他不明白那汉子说的玉皇大帝是谁,肯定是个厉害角色,可宇宙大王不是说这里是一片荒凉混沌未开吗?难道是我刚才在天上发错了功?把别的星球上的东西移到这地球上来了?不可能啊,我一招一式都完全是按教科书上的操作规范来的呀。唉,先别理会这些了,还是先到天上把我自己的宫殿建好再说吧,工作要做,生活也得搞呀!一口气走了这么多光年,也真他妈该歇歇了。他手搭凉棚,漫天巡视,想看哪儿风水。这盖房修殿可是亿年大计,不可不慎之又慎。哈,瞧瞧,瞧瞧,那东方天际云蒸霞蔚,色彩幻妙,紫气升腾,真真是个安乐祥瑞之地也。嗯,就在那儿建我的宫殿,想着,就运气在身,口中念念有词,化阵清风往东飘然而去。  越往前飞这五彩云雾就越是浓厚,且有阵阵香风悠然飘来,上帝只觉神清气爽,正自播开云层细细眺望,脚下忽地一绊,重心不稳,就一个黑狗抢屎栽倒在地。未等他看清是何物所绊,身上即被一千斤之物压住动弹不得。就听一大汉声似破锣,喊:“老伙计,看俺抓住个啥物件?鹰鼻子鹞眼的,嘿嘿,头上的毛还是金黄色的哩,不知是啥妖怪。”  耶和华看见一双大若小船的黑皮靴子急匆匆由远及近停在脸前,浓浓的皮革味和汗臭呛得他喘不上气,他侧脸上瞅,就见汗津津的一张八斗大脸喜气洋洋,手里握着一杆枪不枪刀不刀的东西。口中门牙大若墓碑,哈哈笑着,喷出团团大葱大蒜的腐臭之气。身上披着盔甲,内衬绸衣,汗渍斑斑好像从未洗过,一动就有汗味狐臭争先恐后往外乱冒。  就听骑在他身上的汉子很得意地说:“俺老远就瞧见这家伙贼眉鼠眼地往咱南天门瞅,跟个探子样,俺就藏到云后,等他走到跟前,上前一个扫荡腿就把他撂了个狗吃屎。嘿嘿。”  耶和华被压的喘不过气,吃力地说:“我,我是耶和华,是上帝!是神!”  那两个家伙哈哈大笑起来,讥讽道:“你小子算哪路神?我们这儿都是神,知道不?俺们哥俩可是玉皇大帝的御林军,也就是警卫团,俺们专门为他老人家把守南天门,有先斩后奏之权。哪路神仙不认识,谁在俺们这块儿过不巴结着俺们兄弟意思意思,哪有像你这样鬼头鬼脑的神仙?你以为俺们是乡下老土不懂呀?”压在他身上那位则唰地从腰间掏出捆仙绳,站起一脚踏住耶和华的后背,三下五除二把他捆成只嘉兴肉粽子,说:“咱先把这小子押送到天蓬元帅那里,说不定能给咱哥俩每人来个一等功哩,至少也得赏咱哥儿们壶茅台酒喝喝吧。”两个天兵一人牵着绳子,一人提着耶和华的背包,押着又瘦又小的耶和华像赶着只猴子过南天门直奔元帅府迤逦而来。  耶和华懵头转向,蔫头搭脑的在心里把宇宙大王骂了个祖宗十八辈儿。心想:这儿即然早就有人管理了干嘛又派我来?这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吗?弄不好我这百十斤就得交待在这里。你看看这里都是些啥素质的管理者吧,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奶奶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在宇宙大王那里老老实实混呢!这倒好,上帝没当成,先成了人家的阶下囚。他定了定神,又想:我他妈是宇宙派来的,包包里有他老人家的委任状,谅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顶多宣布我是个不受欢迎的人把我驱逐出境而已,就不信他们敢把我杀了刮了!如此一想不觉就气粗胆壮了,昂昂然大步而行,倒像他是这儿请来的客人一般。  天蓬元帅正端坐帅案之前啃着烧鸡欣赏歌舞。一群杨柳细腰的小妮子在靡靡丝竹之音的伴奏下在深可及膝的白云中袅袅婷婷曼舞轻歌,像一片盛开的玫瑰花在轻风里摇摇摆摆。一阵阵清香随着她们衣摇影晃扑鼻而来,让人欲死欲醉。两个天兵不敢贸然进去,就牵了耶和华倚着门框傻呆呆地看。一会儿一个漂亮非凡的小姑娘端一壶酒走来,说:“元帅赏的,让你们先喝着,看看歌舞表演,这可是玉皇大帝的御用歌舞团前来慰问演出哦,有事呆会儿再说。”  两个天兵笑逐颜开,点头哈腰地接过酒壶,连连说:“谢谢,有劳姐姐啦!”  那姐姐飞个媚眼给两人,扭身一咏三叹地走了。那细细的腰,圆圆的屁股以及那裙摆间飘散的那股异香,让耶和华同志差点背过气去。他想:我设计的人都是五大三粗,比之这儿的人真是天壤之,看来我那女人得重新设计一番了。他咽着口水,像画家那样把那使女的后背看了个仔仔细细并默记在心。若我有幸活着出去,并再得宇宙大王信任派我个差使,我一定仿着这女人造人,哈哈,那时这世界将会怎样充满魅力呀!他又抬头看看那天蓬元帅,肥头大耳自有一番可描可画之处。那家伙嘴可真大,一只肥鸡不过三两口就彻底消灭啦!那喝酒的家伙也不小,只见一美女在不停在为其斟酒,他看都不看,端起来一饮而下。丫挺的,真真是条汉子!看人家那肚子,一付气吞山河的样子,一看就是能吃能喝能睡能干的主儿。耶和华不由吸了口凉气,看样子这里已经非常文明十分发达啦,我这上帝在此地是当不成了,再也无用武之地了。他有些懊丧,奶奶的,奔波几千光年,辛辛苦苦,白他妈折腾啦,宇宙大王这不是捉弄人吗?看看人家,领导还很体恤部下,知道让他们边喝酒边欣赏歌舞,这一点宇宙大王是做不到的。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耶和华的腿站酸了,两臂也被那捆仙绳拴麻了,那歌舞表演才算结束。那天蓬元帅腆胸叠肚走下帅案,亲切地和演员们一一握手,祝贺她们演出成功并合影留念。一干仙女利落地撤下帅案上的残羹剩酒,天蓬元帅这才用手背抹了抹嘴打着饱嗝升案问事。他吧嗒着嘴,一付心满意足的模样,冲门外有点不耐烦的问:“啥事啊?你们。”  两个天兵赶紧进去,扑通跪下,说:“大帅,我们抓了个怪模怪样的探子。”扭头招呼耶和华:“你他妈的进来!跪下回大帅话!”  耶和华昂然不跪,说:“我是耶和华,是宇宙大王派来当上帝的,你们是何方神怪竟敢私设公堂,冒犯我这上天使者?”   共 1197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阳痿能彻底治疗好吗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癫痫发作的诱发因素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水云依

下一页:迷茫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