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专栏】老贼霍三的宿命(小说)

2019/09/14 来源:巴中信息港

导读

摘要:霍三开始打扮起来了,到发廊把毛糙胡子刮了,白色眉毛焗了黑油。皮鞋穿上了,一件长黑色风衣罩到了身上。他手插风衣兜,颇有风度地站在一十二家

摘要:霍三开始打扮起来了,到发廊把毛糙胡子刮了,白色眉毛焗了黑油。皮鞋穿上了,一件长黑色风衣罩到了身上。他手插风衣兜,颇有风度地站在一十二家房客院里,脚尖正在打着地面,发出愉快的节奏,欲对眼前的小媳妇们吹嘘的时候,房东李娇紧绷着脸走进来了。 一
揭开老贼霍三的面纱,源于他的婆娘黄淑芹那柳枝摇摆的水蛇腰,和丰满圆润的屁股......
霍三,年近七旬、鬓发斑白、灰头土脸。而老婆黄淑芹,定然人生路上同样与他历经了风雨沧桑,五十多岁的女人,脑门配合夫妻相挤满了皱褶。唯与年龄不符的是身后女人味十足摇摆煽情的水蛇腰,和丰满圆润的屁股。每每走起路来,那屁股一颤一颤的,似乎向身后的人极力地夸张炫耀。的确,这辈子嫁了霍三,就像一颗灾星砸在了头上,没什么可在人前拿得出的东西,诙谐扭曲的黄淑芹开始挖掘自己,当很多女人都羡慕、嫉妒、夸赞她那女人味十足的圆润屁股时,黄淑芹终于清楚自己也有可在人前炫耀的东西了。
晚上,广场上随大部队走步时,同乡闺蜜杨月娥和拥有一十二家房客的房东李娇,总是要在黄淑琴斜排的后面,随着铿锵的音乐,边踩着鼓点向前走,边眼神不时瞄向那扭出节奏感的圆润屁股,和为控制屁股摆动,那节奏有佳的水蛇腰。
有时肥胖的杨月娥在后面不时学黄淑芹的动作给李娇看,李娇会偷偷捂住嘴巴,笑得前仰后合。黄淑芹的屁股在一十二家房客女流中是美的,年轻媳妇不敢与其媲美。大家当她的面,不好意思夸她屁股美,只能夸她体态像年轻媳妇,轻盈灵敏活跃。这样说她年轻,她就越觉得自己年轻。大家学广场舞十六步,三十二步,现代小苹果舞,每晚学每晚练,还没学出个名堂,她在某侧小腚欠哒欠哒,腿踢哒踢哒就会了。白天在大院里当众就能教那些媳妇。媳妇们为了尽快学会广场舞,这时都一脸真诚地夸她聪明年轻。她经不得夸,脸上绽满了微笑不说,那水蛇腰扭得更灵活,屁股颤得更生动了。
关于黄淑芹的腚,同乡闺蜜杨月娥没少在一十二家房客的女流中,说她风骚。以前听到这样的话李娇不信,以为杨月娥自己肥胖,肚子和屁股就像分不清前后层面的俄罗斯女人,嫉妒人家体型美。五十多岁的女人还能风骚?后来是在一次广场上随大部队走步时,一个五十多岁男人伴在黄淑芹左右,一边不时拿眼欣赏她的屁股,一边追着和她聊天。黄淑芹美的向前走的姿势都飘飘然了。杨月娥这时指着黄淑芹的屁股让李娇看,李娇双眼就锁定在那随音乐扭动的屁股上。两个人实在憋不住,李娇拉着杨月娥捂着肚子从队伍里跑出来,倒在地上,仰面朝夜空喷泉一样笑个不停。
从这一次,李娇完全相信杨月娥的每一句话。李娇不再阻止杨月娥在一十二家房客中谈论黄淑芹,似乎那么愿意聆听她的故事。黄淑芹及儿子不在场时,杨月娥的声音就出现了。
“黄淑芹那是个什么样女人?高材生!俺村男女就这么一个高材生。”
“黄淑芹想嫁的本是霍三他叔,没想到让霍三给弄到手,闹得满街沸沸扬扬,丢死人哩!”
霍三听了,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得胡子都弯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俺那时长得也不赖,人家都说俺像卓别林。真的,俺就是不一般,手指一动,钞票就来了。现在老了,没人样了,手也哆嗦了,可俺改了行照样养活老少几十口哎!”
李娇和其他媳妇一样,都不明其意,鸭子听雷似地耿着脖子,眨着眼笑着听着。杨月娥则扭过头,对李娇小声嘀咕:“你看见了吧?不嫌丢人,等以后我详细跟你说!”


李娇是房东,住在前院。前院大门外就是大道,每天坐在家里可观赏人来熙往的过路者。后院的杨月娥趁黄淑芹锁门刚刚出去的当口,急忙钻进李娇屋,像评书演员似地端好了演讲架势。李娇赶忙俯过身。杨月娥满脸洋溢着浓郁的神秘感,让李娇不得不洗耳恭听。
她说她们从安徽出来闯荡多少年了,早,她们离开安徽农村老家,各奔东西。杨月娥跟丈夫从村里一出来,就踏上通往辽南的列车,准备在辽南收废品,以小博大。而霍三带着小他十一岁的媳妇黄淑芹和一帮孩子,直奔广州。而后辗转深圳和上海,他们每扑向一座大城市,都离不开霍三当年独闯天涯,踏出的线路,及持有两根尖尖指在公交车上打天下的生存本领。
霍三成为扒手,源于小时候家里贫穷,哥兄八个,他是老小。生下来时,父母向外送了几次送不出,霍三就像狗崽儿一样,被家里人丢来搡去。七八岁时,几次跟村里人出去讨饭的霍三,被城里一拨小偷团伙看中。从此,他再也不愁吃穿了,跟着小偷团伙南下北上。有好饭吃,有好衣服穿,就是个子矮,他常说个矮是小时候饿的没长起来。但他身上令人打眼的就是可做专业扒手的细长手指。
小偷团伙有一次犯事了,霍三成了漏网之鱼,再也不被团伙监管。
他从外面次回到老家,已是三十几岁后。他回来时,先去了县城居住的叔叔家,带了昂贵礼物,手表和戒指准备给婶子。这时方知婶子病逝了。叔叔是县委干部,念霍三懂事,准备帮他在县里找份工作。叔叔问霍三在外这些年有啥手艺和本领,霍三捋了捋卓别林似的胡须,撇撇嘴,伸出两根筷子般的长手指,悍然地:“就会这个。”
叔叔气得痛骂了他。霍三回到家,和自己同龄的人基本都娶妻生子,只有他光棍一条。他不服气,满村闲逛寻摸,那双溜溜乱转的贼眼,很快寻摸到黄家有个未出嫁的姑娘,听说还是刚刚毕业的高材生。他急了,亲自去黄家找黄淑芹搭话。黄淑芹这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为了找份好工作。当听到霍三说叔叔家婶子已经不在了,黄淑芹眼睛即刻眯成了一条缝。
不久,黄淑芹的母亲托霍三去县城,给他们联姻说媒。霍三去了,回来时,叔叔开着绿色吉普车跟来了。在霍三家相了黄淑芹,二人都很满意,黄淑芹虽说年小霍三叔近二十岁,可人家是县里大官,长相也好,况且人家答应给黄淑芹安排县里教学工作。
霍三叔回去了,以后的事情都由霍三帮忙来办,因为霍三叔工作忙。
霍三叔娶黄淑芹那天,新房布置在霍家老宅子里,霍三说婚后三天叔叔再带黄淑芹返回县城的家。不想让十岁的孩子看到婚礼场面。
新婚那天,唢呐在村子里响了几个小时。叔叔的车来到了,下车喝了几杯子酒,就马上要返回县城,说有大事在身。霍三今天穿西服扎领带,给叔叔当伴郎。叔叔走后,霍三抱着一只鸭子,代替叔叔与新娘拜堂成亲。
当地有这么个风俗,如果新郎结婚那天有事不在,可由伴郎抱鸭子代替。鸭子脖子上系块红布。黄淑芹父母被姑娘的喜事也冲昏了头脑,只顾配合,没有疑议!
新婚之夜,霍家晚辈都在老宅子里等待霍三叔回来闹新房。里间新房内,黄淑芹既困倦又焦躁。她咋也睡不着,担心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她设想了种种可能发生的事。比如霍三叔的儿子不让爹续后娘,缠住了腿。或工作真的忙,当晚赶不回。要么,要么就是半路出事了?
黄淑芹想得头疼,未入洞房,心里就闹洋洋心烦意乱地心痛起官人来了。直到闹新房的晚辈都回家去了,霍三推门告诉黄淑芹,叔叔在路上,让她先睡下。霍三一个向黄淑芹招招手告辞。
为了等待新婚官人回来,屋门一直虚掩着。黄淑芹进入睡梦中,后半夜似乎有脚步声。早上,黄淑芹醒来,头依旧昏昏沉沉。当她察觉被窝里有人时,突然坐起。被窝里与她合房的不是县委那个官人,而是笑弯了眉毛的矮人霍三。
“以桃代李”,不知是谁的计谋?竟然让一个其貌不扬却闻名几十里的小偷霍三,智娶了这位女高材生。
黄淑芹哭得死去活来,欲告霍家施计骗婚。人到手了,霍三这时挺起了胸脯,说这事儿与叔叔没一丁点关系,他从小在外闯荡,这点雕虫小技能使不出?叔叔压根不清楚,但霍三敢保证,叔叔一定会给她安排工作。
三天回门日,黄家知道此事,黄母对眼前既机灵又可恨,既贼相又很有男子汉朝气的霍三,气愤地扬起了大巴掌。霍三不躲不闪乖乖地等待岳母处罚。岳父走上前,将扬在霍三头上那只铁扇般的大手,慢慢按了下来。
事已至此,黄家只能哑巴吃黄连,谁让女儿一门心思想攀高枝了。
黄淑芹几次拉着霍三去县城找他叔,为工作的事。霍三叔一再答应下个月、下半年。
到了下半年,黄淑芹已大肚翩翩了。生下一胎,往后一年一胎一连生了六七个孩子,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孩子压得黄淑芹教师梦破灭了。霍三叔工作上调,怕影响前程,电话号码一换再换,与霍家人彻底断了关系。霍三打这儿以后再也没有和叔叔来往过。
孩子多,生活困难,霍三就在某年带黄淑芹及子女,与杨月娥家还有很多老乡,离开村子,出外谋生了。霍三当年就是用以桃代李的智慧,娶下全村的高材生黄淑芹。


杨月娥打老家出来,选择来辽南投奔老乡。而杨柳细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闺蜜黄淑芹,完全被一帮孩子拖累到了这步田地,不得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过,让黄淑芹骄傲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一直暗恋她且已背地里成为情人的老表,跑腿子霍三表哥,这次也跟他们一起出来混了。那老表决定一生在霍三这挂人力车前拉帮套。
他们扑奔的站是广州,主要营生靠乞讨。在广州市郊外,一间被遗弃的危房子里,一大家子人“安营扎寨”。每天熟悉交通路线的霍三,起早把这些人送出去,送到市区繁华地段,安排下三两个人,再送一拨到另一个地点。黄淑芹带两个小的,老表带两个稍大一点的,霍三大儿子带着两个弟弟妹妹为一拨。老贼霍三则负责三处九个人的人身安全,及收钱、中午吃饭、晚上接应的任务。来回途中,霍三贼眉鼠眼,得绺窃就绺窃,针对的对象一般都是女人,或情侣。霍三个子矮,如果对男人下手,会轻而易举被捉住,那一大家子人可就活不成了。而女人体弱,发现了他也会跑掉。而情侣的心又都用在搂搂抱抱谈情说爱上。
就这样,霍三带着老婆、老表、七个孩子,广州呆了一年多,弄了一些钱,怕出事就离开广州。第二站深圳,第三站上海。一家人七八年的乞讨及霍三的绺窃,懂得珍惜也会理财的黄淑芹,已经积蓄了几十万元。这时大儿子已经二十多了,大儿子二儿子都到了成婚的年龄。霍三和黄淑芹一商量,就把孩子们送回老家,翻盖了大房子,给孩子们一个个成家立业。成了家的大孩子又能照顾小的。这两口子习惯了大城市生活,农村粗粮杂饭怎咽得下?霍三打小又没出过一天力,黄淑芹一直念书,也未动过泥土,所以,老贼霍三和后期认了命便开始运用脑子和智慧度日的黄淑芹,在孩子们有了着落之后,两口子又带着小儿子阿喜和老表,再次出来投奔了杨月娥。
见面时,杨月娥和他们立下君子协议,不许霍三走偷盗老路,不许乞讨,跟他们学收废品。霍三答应得很爽快,他让老表先去跟杨月娥丈夫每天拉洋车早出晚归收废品。黄淑芹则在家里由杨月娥带着做刺绣手工。阿喜十五岁了,在废品收购站里给废品分类。按理儿,这娘俩一个刺绣,一个上班,每月千八百元足够交房租和生活费了,霍三再弄台洋车,像老表那样跟杨月娥丈夫出去收废品,每月也能挣几千元,小日子也不错。可贼永远是贼,手到擒来惯了,怎能拉洋车去挣那点小钱?


屋内,杨月娥多次谈到霍三的老表,李娇脸上一阵阵涌出恐怖之色。因那老表两年前就肠子断裂,像狗一样活脱脱地死在门前那条大道上。房客都知道,她的死与黄淑芹有关。很多人都说,那老表的阴魂至今未散呢。
正在二人谈老表笼罩上一层恐怖时,黄淑芹搀扶霍三回来了。霍三手臂缠着白色绷带,绷带另一端吊在脖子上,头发苍白、胡须毛糙,一个极其可怜重症病号的模样。李娇心慌地急忙跑出去,迎住二人。“黄婶,霍叔叔怎么了?用不用上医院啊?”
黄淑芹避开杨月娥,朝李娇眨过眼,继续搀扶霍三打她们眼前拐进了大院。
杨月娥还想说点什么,想了想,却另有所意的急忙拔腿跟进大院。
第二天,杨月娥拿着刺绣来了,李娇拉她坐下。杨月娥今天完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面孔。“昨天你亲眼看到了吧?这两口子一点正道不走啊!每天一大早,黄淑芹不是给霍三涂二百二紫药水,就是缠绷带。那些东西涂多了,霍三身上真的烂了,一块一块的。你说,他们这把年龄了,还不知悔改,继续行骗下去,说不定哪天腿真的就折了。”
这时,外面突然砸下一声闷雷,屋中,两个女人被雷电击得一激灵。接着,大雨哗哗洒下。杨月娥捂住嘴巴,后悔刚才不该诅咒闺蜜。
李娇望着窗外大雨,似有所思,喃喃自语:“等我和他们唠唠,劝他们不要再出去行骗了。像你们老两口这样安分守己过日子多好啊!”


就在大雨倾盆雷电轰鸣的这个夜晚,大院厕所旁,电闪雷鸣下,一个人影伴着空中“咔嚓”一声巨雷,像大树一样折倒。接着发出凄惨的哀嚎。闪电继续蚯蚓般由夜空到地面,再由地面到夜空。人影捧着一条腿疼痛在雨地上,显然向房客们呼救。
第二天早上,李娇从满院嘈杂声中,听到这不幸的事,急忙叫辆出租车,亲自送黄淑芹去医院。出租车里,黄淑芹一下子老了几岁。她一会胆战心惊地要李娇搂住她,别撒手。一会自言自语:“昨天,老表三周年了,他是回来想索我的命啊!我咋就赶在那个时候,偏偏要上大号。到了拐弯那块儿,我就觉得有个人从后面上来,推了我一把,我的腿‘咔嚓’一声断了。李娇你知道吗,老表的死,真的与我有关,我真不该要老表的钱啊!那天老表回来说,他的肠子疼,要马上住院手术,三千门槛费我都不给,他捂着肚子走了。下午小孩们发现他死在大道上……”

共 649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首先,小说题目就颇具感染力;其次小说开篇句,就引起读者强烈的好奇,吸引你一路读下去。作者先用大量的文字描述了霍三的媳妇黄淑芹,一对年龄相差了十几岁,外表也极不和谐的人是怎么走到了一起?答案在后面,原来这个媳妇是霍三耍尽手段骗来的,当然黄淑芹初的出发点也并不干净,于是这个全村仅有的高材生从此成了以偷窃为职业的霍三的媳妇,并一连为他生了六七个孩子,少女的梦想被彻底扼杀。一家人连同黄的情人老表走上了以乞讨和偷窃为生的道路,并以此给孩子们一个个成家立业。读到此处,我的内心有悲凉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人生的路有千万条,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种毫无尊严的生存方式呢?可是故事还在继续,两口子继续变着花样行骗,直到有一天黄淑芹的腿断了,情人老表死了并且和她有间接的关系,她被儿女们接回了老家,留下霍三一个人在大都市生存。独自风骚了一阵的霍三终被房东赶,想回老家的他却不被老婆和儿女待见。一生漂泊动荡、担惊受怕,也比不得此刻被至亲之人嫌弃的悲凉无助,一辈子吊儿郎当,不走正路的霍三终于嚎啕大哭了,哭得令人揪心,大哭之后的霍三从此不知所踪,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作者用“老贼”两个字形容霍三,他是不折不扣的贼,并且很贼很贼,就连媳妇都是“贼”来的,并且把媳妇也变成了贼。贼了一生,贱了一生,却不被家人接受,无处安身的霍三内心是否后悔难过,是否悲哀纠结,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吧!小说很有感染力,读到颇为悲凉,却也合情合理。怎样的选择决定怎样的命运,但愿我们都有正确的选择,有不错的命运。推荐阅读。【编辑:花香满楼】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1010002】
1 楼 文友: 2015-12- 1 09:11:04 感谢致稿杨柳,期待余茵姐的继续参与。 简单生活简单爱
2 楼 文友: 2015-12- 1 09:1 :49 人的命运真的很难说,霍三的一生是悲哀的一生,没有尊严,到老了还被妻子和儿女嫌弃,甚至拒绝他进家门。当然,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怨不得别人,读后的感觉是悲凉。 简单生活简单爱
 楼 文友: 2015-12- 1 09:14:26 祝余茵姐在新的一年里,拥有健康的身体,愉快的心情。 简单生活简单爱
回复  楼 文友: 2015-12- 1 09:52:27 感谢花香社长精彩到位的编者按,辛苦您了,谢谢!冬日敬您一杯暖茶!
4 楼 文友: 2015-12- 1 10:0 :02 问好大姐,感谢赐稿杨柳!杨柳社团2016新年有奖征文【杨德玉杯孝道征文】从1月1日正式启动,欢迎参与。一等奖奖品四尺画,另有书画家王克勋、书法家曹维玉书画奖品,敬请参与!
回复4 楼 文友: 2015-12- 1 10:14:19 好的,一定参加!
5 楼 文友: 2016-01-01 04:0 :57 余茵老师的文字总是那么精彩,全篇的人物仿佛就在读者身边一样。祝福老师,祝新年快乐!
6 楼 文友: 2016-01-01 07:4 :45 文章写的很精彩,拜读了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7 楼 文友: 2016-01-01 07:50:19 祝贺大姐获得社团12月份第16篇精品,祝新年快乐!
8 楼 文友: 2016-01-01 16:05: 0 杨柳的招牌余茵回来了:赶快加入编辑队伍,我们期待你参与征文的编辑!顺祝新年快乐! 总有一份感动来源与文字,总有一份执着诱惑着人生
回复8 楼 文友: 2016-01-01 19:22:58 夸奖了!谢谢小草!
9 楼 文友: 2016-01-01 19:20:59 一篇小说遇到一位好编辑,那真是幸事!小说得精,离不开花香编辑的认真阅读,和细腻点评!感谢花香、感谢各位文友赏读!
10 楼 文友: 2016-01-0 18:41:49 恭喜作品加精啊,我们一起努力吧,为杨柳,也为自己。 简单生活简单爱手足麻痹的致病因素
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腹泻的生理原因是什么
护理垫是棉柔的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