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西风上路的哥哥莫回头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巴中信息港

导读

1、男人回来了。  他满面尘灰和疲倦,一只鼓囊囊的旅行包。两个孩子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围在身边,问这问那,问的更多的是爸爸给买了什么好吃的。

1、男人回来了。  他满面尘灰和疲倦,一只鼓囊囊的旅行包。两个孩子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围在身边,问这问那,问的更多的是爸爸给买了什么好吃的。等他们从爸爸手中接过糖果,便欢蹦乱跳地跑出门去向小伙伴炫耀。  女人忙着张罗好了饭菜,离家一年的男人对久违了的饭菜呼拉呼拉吃得很痛快。女人心疼地望着消瘦了的男人:“外边吃得好吗?”男人边吃边说:“不如家里的。”一连吃了五海碗,嘴一抹,躺在被垛上抽烟。  女人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小心地问:“今年行不?”  男人只顾抽烟,一声未吭。女人急了:“你听见没?”声音微微颤抖着。  “慢慢说吧。”男人低沉地应了一声。  女人忐忑不安地端着碗筷进了厨房。男人又接了一支烟,重重地喷了一个浓浓的烟圈。  “啪!”男人一个激灵翻起来,赤脚跑到厨房门:“怎么啦?”  女人木然地站着,地上是开了花的海碗碎片。男人一片片捡起,扔到门外。  孩子们熟睡了。女人呼吸变粗了,等待男人亲热。男人却没有激情,只顾自己拉开被子躺下。女人哧溜一下钻进男人的被窝,搂住男人脖子:“你咋了?挣了多少?”  男人无力地叹了一声:“没挣上。”  女人一个激灵,触电似的腾地翻起,圆睁双眼,吃惊而死死地盯住男人的脸,像是要从脸上找出钱来。  “什么,一年了你连一分钱也没挣上?”女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有。”男人的声音像是从地底下发出的。  女人彻底相信也彻底绝望了,男人进门以来的反应和直到现在的回答,已经使她的怀疑变成了现实。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叭哒叭哒”掉在男人的脸上,哽咽着:“一年了,我既当娘又当爹,庄稼活一人干了,腾出你去挣钱,你连一分也没给家里,你还有脸回来?”  男人的泪也流了出来,和女人的泪交汇成一股细流,把枕巾都快淌湿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话呀?”女人摇着男人的胳膊,“你把家撂下不管,还干了啥有理事了?”  男人终于崩溃了,面对憔悴的妻子,自己不忍心隐瞒了。迟早要说的,不如干干脆脆,躲了今夜躲不了明早。他长叹一声,哽咽着:“兰儿,我不是人啊……”声如狼嗥,划破夜空。    2、男人到哈密打工,本来一年也挣它六、七千块钱,却因一次经受不住的诱惑,花光了所有的收入,回来的路费还是跟人借的。事后男人其实挺后悔,都是朋友惹的祸。现在想起,这样的朋友真叫人说不清,常根这小子是人吗?  这哥们也是村上的,到哈密五、六年了,算是打下了一片江山。栓子刚到那儿,哥们倒也照顾不少。没想到照顾过于周到,反而惹了麻烦。  栓子那天下了班,心里闷得慌,便去找常根,常根从饭馆中买回一只鸡两碗酒,两人边吃、边喝、边聊,直喝得要上头了,常根这小子怪怪地一笑:“栓哥,想嫂子不?”  木讷憨实的栓子一听,被酒精烧红的脸更红了。常根这老江湖更上劲了:“想也白想,远水解不了近渴。走,今晚让你散散心。”  栓子一愣:“上哪儿?散什么心?”  常根神秘兮兮地:“你到哈密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亏你还是个男人,枉来了一趟新疆。和你一块来的还有谁没品尝过漂亮火爆的维族女人?”  以后的故事自然顺理成章了,燥热一阵阵冲击着栓子,在常根的死拉活扯下,栓子终于禁不住诱惑痛快了一夜。第二天栓子虽觉得愧对在家的老婆,但钱是常根出的,人家盛情款待自己好意难却,况且那个性感的维族女人美美地解了自己的久渴。栓子也便再没多想,但没过几天,那地方竞不对了,栓子也隐约听人说什么性病,这才慌了,跑到医院一检查,你怕什么就来什么,果真成了性病。花光了所有的钱还没完全治愈,自己是偷着看病,怕同去的人知道,无奈,只好回家再说。  兰儿还没听完,早已是怒火三丈:“你这个没良心的猪狗不如的东西,滚得远远的,别脏了我的屋。”狠狠地几脚,却连个屁都没蹬出,男人只是号啕顿首。  女人心一软,抹去眼泪,紧紧地抱住了男人。    3、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兰儿便对栓子说:“走,今天到县医院再看看。”语气平静,透着坚毅。  男人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说:“算了吧,太丢人,再说也没钱。”  女人不软不硬地:“现在你咋知道丢人了?你能干出来,还怕别人说?”  男人哑口无言了。兰儿一摔门,出去了。半天后又回来了:“赶快收拾好,迟了没车回不来,钱我找上了。  男人感激而又迟疑地望着女人,下了狠心,脚一跺:“走吧!”  一路无话。到了医院门口,男人停下来,半天不挪脚步。兰儿回头一看:“走啊!”  男人好像去上刑场,仍旧不挪。女人又回到跟前,狠狠地推了一把:“窝囊废!”  男人便又缓缓往前走。进了楼门,他便坐在椅子上,哆嗦着手摸出一根烟,点了半天才点着。  兰儿不由地被惹笑了:“去,问清楚在哪儿看。”  栓子屁股一挪,但没起来,头勾得更低了。兰儿无奈,只好走到药房窗口:“大夫,给男人看那个病的在什么地方?”脸却自个儿红了。  一个抓药的护士给她说了地方,兰儿转身就走,药房内的人自然明白那个病的含义,指着兰儿的背笑了起来。  栓子听得清楚看得明白,羞红的脸像燃烧正旺的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兰儿的怒火却腾地喷射了出来,猛地转过身来,指着药房:“你们笑什么?亏你们还是医生,没病我到你们这里找晦气吗?耻笑病人,你们还讲不讲道德?”  周围买药的人全围了过来,兰儿全然不顾。大步走到栓子跟前:“走,找医生看病走。”  栓子像驯服的羔羊,乖乖地跟着兰儿上了楼。周围的人笑着议论开了。药房的人没意思地又工作起来。  抓了药走出医院,栓子结结巴巴地红着脸说:“兰儿,你真好。”  兰儿却狠狠地瞪了栓子一眼:“你还能狗嘴里吐出象牙来,我再好,能比上你的维族女人?”  栓子嘿嘿干笑了几声,两人赶着去坐车。    4、冬天的日子过得快,红红火火的春节刚到高潮,正月初六,已经有迫不及待的人背上行囊、背上盼想出门了。早已治好病的栓子也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但又怕兰儿不放心自己而难以开口。其实兰儿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出门日子也难过,把男人拴在屋里这日子还咋过呀?但兰儿自有她的办法。  “你怎么办呢?”兰儿试探着问。  “你说呢?”栓子嗫嚅着。  “你这个没骨头的,枉做了男人。”女人明知道男人的木讷,仍不禁忿忿然了。  栓子一听,只好横下心来:“我也该走了。”  “走就走吧!还等什么,别人都动身了。”  “走是要走,可我……  “什么意思,又想维族女人了?”兰儿看栓子吞吞吐吐的,截断了他的话。  栓子其实是有自己的打算,只是难以开口,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只好咬紧牙关横下心来:“走是要走,我想全凭人干挣不了多少,哈密有四轮车的话跑运输能挣钱,有的一年挣三四万哩。”  “哟,不想维族女人又想起四轮子了。想买车?你倒有本事了。”女人简直不相信男人说出老虎吃天般的话来。  “你好好听我说,我去年赔了,今年再不想办法,我还是人吗?你不看牛娃他们弟兄们个个不是靠开车发了?”男人据理力争了。  “你能和人家比?你不撒泡尿照照,你这个样子哪儿借得上买车的钱?只有把老婆孩子卖了!”兰儿何尝不想让栓子像牛娃他们那样挣钱,光牛娃女人上街那个劲儿,早就让村里许多女人又羡慕又嫉妒了。但钱是硬头货,一分钱都逼死个英雄汉哩,何况买一辆四轮车少也得八、九千。  男人认定了女人刀子嘴豆腐心,只好死缠硬磨:“亲戚跟前倒难借,不如银行里贷。”  “银行是你家开的?现在的世道、有钱人贷两万、三万一张嘴就行,没钱人借两百、三百跑断腿也不成。何况你要贷八九千!”  男人像泄了气的皮球,无计可施了。  一阵沉默叹息,还是兰儿有办法:“原想你挣上钱来,把那头猪杀了过年,结果没杀成,这几天家家有肉吃,猪价肯定低,低了低卖了吧!给银行的人送些礼看行不行?”  栓子似乎看到一缕阳光从云层中透射下来,猛地一拍大腿:“好!说卖就卖!”    5、女人焦急地一次一次在门口张望,心中悬着的石头不下来,虽说有礼好办事,但这事能办成吗?  直到天黑,栓子轻快有力的脚步声在院内响起,兰儿赶忙迎了出去:“贷上了没?”  “贷了九千。”男人兴奋的脸像喝了酒似的,许多天来次显得轻松愉快起来。  女人悬着的石头落了地,却又笑着埋怨起来:“那你咋不早些回来?把人都急死了。”  “急什么急,干这事总不能大天白日干,总得悄悄地在没人时干。”栓子不无自豪地宣扬自己的能力,终于甩掉了身上和心上的包袱,次在女人面前恢复了男子汉的尊严。  “哟,把你神气死了。早上你咋就像蔫了的茄子、落了汤的鸡?要不是我,你还能神气个屁?”兰儿娇嗔地用手指在栓子额头一点。  “嘿嘿,多亏了媳妇儿,我奖赏你一下。”栓子说着,搂过兰儿,叭叽地亲了一口。  兰儿推开栓子:“油嘴滑舌。”  晚上,兰儿偎依在栓子杯中:“这次去买了车,你该好好干了吧?你再不争口气,我和孩子喝西北风不说,别人都把咱们笑话死哩!”  “我再不好好干,还能对得起你?今年下来,还清贷款不说,还要至少存它四、五千。回来时,给你买件皮夹克,新疆的质量好。”栓子眼眶微微湿润了,把兰儿搂得紧紧的。  “那东西我一个受苦人穿上干啥?不如你省下个钱吃好,干活把握住些,不要光顾挣钱苦坏了身子……”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爬到山顶,张开了笑脸,天地间透明得像蓄满了水,阳光欢快地照射到小院,袅袅炊烟悠悠飘散,一股浓浓的饭香味弥漫在空气中,雄壮的大公鸡一阵阵引颈高亢长鸣。栓子背起铺盖,兰儿提着包,送到村口等车。  “到那边买好车就打个电话,还需要什么你就言传。”兰儿边为栓子整理衣服边说。  男人嘴角蠕动一下,却又没说出话来,只是深情地注视着女人。一辆红色面包车疾驰而来,栓子一招手,车停了。栓子上了车,透过玻璃望着女人。  车渐渐远去,扬起的尘土飘浮在空中,车内突然响起宏亮的歌声:“哥哥你走西口……”  女人注视着远去的车,鼻子一酸……   共 37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