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天地事赝品跪师图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巴中信息港

导读

黄鼠狼下一窝老鼠娃,一代不如一代了!在祖先彭始抟的塑像前燃了三炷香,湍市文化馆彭馆长从内心发出无限感慨。  想当初,我彭氏一家乃南阳名门望族

黄鼠狼下一窝老鼠娃,一代不如一代了!在祖先彭始抟的塑像前燃了三炷香,湍市文化馆彭馆长从内心发出无限感慨。  想当初,我彭氏一家乃南阳名门望族,先祖彭而述著作等身,他的六儿一女,一门三进士,文章鸣天下,个个学有所成。青史留名的当属五子彭始抟,彭始抟康熙年间进士,字直上,号方洲,他从花洲书院走进北京,带去一种学以致用的精神,衡文以经学为本,督学不受一钱,康熙赐他四字“公明尽职”,升任内阁学士兼经筵讲官,教诲一众皇子阿哥们研习圣贤之书。  一日,皇子胤禛背书不熟,始抟罚他下跪,太后强拉胤禛要走,大怒道:“读书为君,不读书也为君!”始抟回答:“读书为明君,不读书为昏君;读书为尧舜之君,不读书为桀纣之君。”康熙觉得言之有理,复命胤禛跪下,令儿子手绘“御筵课读图”一幅,传能工巧匠按图刺绣,然后赐予帝师彭始抟。图中所绘,康熙和彭始抟相对而坐,下面跪着皇子胤禛,这就是传说中的《跪师图》。此图悬挂在湍洲彭氏祠堂,从此路过的大小官员,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俨然成为尊师劝学的经典画轴,彭氏家族视为传家之宝,代代供奉庙堂……  从跪师园出来,彭馆长沿街散步朝家走。拐进一条必经之路,忽然瞥见一个鬼鬼祟祟的猥琐汉子,此人站在街角僻静处,手里抻开一幅古香古色的刺绣图。看见此图老彭大吃一惊:这不是失传多年的家族至宝《跪师图》吗?!  图画像磁铁一样吸住了彭馆长的黑框眼镜,他不由自主地凑上去,仔细端详这幅落款“爱新觉罗·胤禛”的刺绣立轴。  图画以弘德殿为背景,以刺绣人物为绝招,针法繁多,做工精细,色彩鲜艳夺目,绣面光亮生动,绣画巧妙结合,针法匀称灵活,堪称皇家刺绣之绝品。  多年来,彭馆长职责所在,对多种文物耳濡目染,特别在字画领域颇多研究,也曾发表过几篇豆腐块论文,吸引文物爱好者的眼球。经他再三斟酌断定,此图正是传说中的御赐文物《跪师图》。  《跪师图》是湍洲彭氏家族引以为豪的宝贝。光绪年间,新野姓彭的本家到湍洲续家谱,他们无事不登三宝殿,为了打赢一场地产官司,要借此图去镇唬本县县官。说过的好借好还,谁料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输了官司的一方恼羞成怒,在一个月黑风高夜,雇飞贼从祠堂里偷走了这幅价值连城的《跪师图》……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彭馆长强压激动表情,故作无知地套问,这幅刺绣自家绣的吧?  谁知卖主比他更懵懂,说,这图是他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他爹死前交代又交代,财不露白,不到万不得已不可示人。可是现在孙子住院缺少押金,被医院撵的不行,砸锅卖铁凑不够数,只好拿出了老古董。  彭馆长翻过来翻过去看看,轻轻摇头说,两个老头一个娃,没有花草虫鱼的鲜艳针脚,不比街上大喊大叫的十字绣《清明上河图》好到哪儿去。出个价吧,我买,就算替你捐献一笔住院费。  卖主抓抓后脑勺,说,千针万线费功夫,歪好也得万儿八千吧,八千块,少了不卖。  彭馆长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知道,前几年“世彭会”曾出价一百万悬赏这幅真迹。  买卖两家相反,讨价还价半天,卖主勉强答应六千元出手。彭馆长把立轴卷起来,掏干身上千把块钱作定金,领着卖主,拿出银行卡到附近营业所这才凑够了数。  祖宗的宝贝失而复得,落在他这个小六门手里,心花怒放啊!很长一段时间,彭馆长将《跪师图》锁入保险柜秘不示人。有一次为躲避八项规定,他请几个同僚来家里喝酒,酒后贼不打三年自招,晕晕乎乎的,就把家传宝贝显摆出来。酒桌上有个学古玩鉴赏的,参加过综合频道《寻宝》节目演出,是古玩字画估价方面的权威。《跪师图》摊开一半,学者便连连摇头:赝品!  彭馆长当时吓得酒醒大半,瞪大眼睛问他何以见得。同僚用指甲抠开图中一个线头,用打火机一烧,腈纶线当时卷成一个糊疙瘩,他说,清初没引进化学纤维吧?仅此而已。  彭馆长像吃了一肚子尸蟞子,心痛肝痛半个多月。  那天在外市承建筑路工程的儿子回家,愁眉苦脸向老爸诉苦,说内邓高速公路竞标项目要泡汤,原因不言而喻,交通局局长不签字。老彭教儿子,这年头吃独食要饿死,你泼大把钞票砸呀!儿子苦笑:这位新来的局长大人,其实和我们同姓同宗,他钱多女人多,这两方面油盐不进,不过听司机说局长有个嗜好,喜欢附庸风雅,到处捯饬古玩字画。  彭馆长一拍大腿:姓彭就对了,咱把家传的《跪师图》送他!  两年过去,内邓高速公路胜利通车。不到半月,桥梁断裂,路面四处开花,中间炸开的裂缝深不见底,宽窄能伸下卡车司机的一只胳膊。豆腐渣工程被《焦点访谈》曝光,官商勾结吃回扣的内幕触目惊心,上面来的调查组痛下狠手,揪出一帮狼心狗肺的路耗子……  彭馆长儿子承建的路段也在追查之列,正当父子兵涉嫌行贿焦头烂额的当口,交通局长卷着他的文物畏罪潜逃,从红色通缉令上得知,局长成功逃亡加拿大,已经变卖所有文物,隐藏起来做了快乐寓公。  死无对证,此案不了了之。  那年彭馆长也到了退休年龄,成功着陆后闲赋在家,其乐融融地抱起了孙子。  正当庆幸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女儿的归国之行又把老彭刺得体无完肤。  女儿留学加拿大,学成归来的时候,带回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女婿。  父女久别重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女儿牵着老外叫过father,小鸟一样飞身去拉开旅行包,从里面捧出一幅锦绣立轴。  她知道老爸一生爱好收藏,在一次中国文物拍卖会上,无意间发现了这幅彭氏家族的《跪师图》,她想起小时候老爸常讲的帝师传说,不禁喜出望外,硬缠着老外丈夫斥巨资一锤定音。她要带给爸爸一个惊喜。  说话间,女儿展开了那幅图。  彭馆长不看则已,一看这图两眼发直。画面上,鉴赏赝品烧过的那个小黑点赫然在目,黑点宛如一粒砂砾,硬生生揉进他的眼球。  这轴刺绣图,正是失而复得的赝品《跪师图》。  彭馆长头顶嗡嗡响,血压陡然往上升。他脚下一软,踉踉跄跄歪倒在地。  爸爸!father!你怎么啦?whathappenedtoyou?  彭馆长两眼翻白,嘴角涎水流淌,他,他不幸中风偏瘫了。   共 23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要怎样治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
标签

上一页:迷茫88

下一页:又一个关于飞行员的梦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