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逝水流年小说一名受害者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巴中信息港

导读

一、小巷行凶  熙攘喧闹的小城在越来越猛烈的秋风中终于安静下来。  小城里繁华的街道上人流稀少,两旁的许多店铺都把门半掩着,因为一整天都没

一、小巷行凶  熙攘喧闹的小城在越来越猛烈的秋风中终于安静下来。  小城里繁华的街道上人流稀少,两旁的许多店铺都把门半掩着,因为一整天都没有什么生意。而居民区里的住户几乎加家家都关上了门窗,人么也不愿再出门。一场秋雨一场凉,小地方的人们对这个季节定律向来严格遵守,于是便早早进入了过冬阶段。  这天下午,一向平静的小巷里突然走进一个陌生人。这人瘦削高挑,穿着黑色皮大衣,戴一顶灰色鸭舌帽和一副墨镜,一只手插进口袋,另一只手的手指间夹着一支还未点燃的中华烟。  这人的帽檐几乎遮住了整个额头,头也一直低着,但他肯定有着自己的目的地,不然他的脚步不会如此仓促。经过一家门前,他停住脚步,把烟放进口袋,取下墨镜,用手敲了敲门。那是一扇老旧的木门,上面还粘着已经褪色的残破的春联。  半天才有一个年轻人来开门,但见到是一个陌生人,粗声问道他找谁。他一声不吭,把烟放进口袋,自顾自走了进去。年轻人觉得奇怪,又问他找谁,他还是不理会,倒是自顾自把门关上。年轻人赶紧向里屋跑去,也许他是个哑巴,是来找某人的。  从里屋里传来非常热烈的交谈声。  “还次多亏了我演技好,要不然那个胖小伙肯定不会相信咱们是真的遇上了麻烦。”一个中年妇女说道。  “哎哎,我说张婶,你把这句话来来回回说的不止三遍了,难道就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咱哥几个都是瞎起哄的傻子,什么也没干?”  “呵呵,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她也的确出了不少力。不过,我要申明的是,没有我们之中任何一人的配合,恐怕这场戏都不会成功。”一个很瘦的中年男人说道。  “这才像句话,别以为你了不起,要不是我们几个前前后后的帮着圆场,怎么会从那个傻瓜手里骗来这么多钱!哼!”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多分一点,趁早不干了!”又一个年轻人抽着烟说道。  “你胡说什么?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还当真了。”张婶白了他一眼,起了身子往外走。这时刚好,陌生人和年轻人也往里面走,和她迎面对上。  “算了算了,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晚上还有一桩“活”要干。”中年男人说道。  他不慌不忙,头仍然低着,突然,他从怀里抽出一把短刀,一道明晃晃的白光滑过跟在背后的那人的脸颊,刀子一瞬间刺进了他的胸膛正中,鲜血片刻之间喷涌而出。他拔出染红的短刀,那人满嘴鲜血,无声倒地。  张婶吓得尖叫起来,然后疯子似得向里屋跑去。剩下的那伙人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就算他们知道也来不及了。陌生人把血红的刀子往死者身上擦了擦,然后缓缓靠近那些人。在一霎那的功夫,他一个个解决了这几个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惊魂未定的普通人。要么一刀割喉,要么一刀刺穿喉咙,要么一刀刺中胸膛要害。都是一刀毙命,被害者根本没有一点时间说一个“啊”字。  刀法如此只迅速熟练,让人罕见。  他把尸体拖到一起,然后又做了一些伪装工作,就独自离开。  重新走进小巷,他把烟从口袋里取出,然后点燃,衔在嘴边。顿时,一股白色烟雾在风里飘散开来。抽完烟,他又把烟蒂扔到巷子一角,转身离开小巷。  第二天,警察局接到报警,说小巷出了命案!  二中队长盛长明此时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与同事们一边喝着咖啡,分析着当前的一件十分棘手的案子,当他得知这次报案,他把手上的一叠文件放下,立即穿上自己的大衣,风风火火赶往案发现场。  法医,民警,记者,还有一大帮医生护士和工作人员也迅速感到现场,巷子里的居民也几乎全都来了。平静而狭窄的巷子瞬间挤满了人。  民警立即封锁现场,把不相干人等全都拦在警戒线外。一个警察正在给报案人做口供,另有几个警察到附近去走访,希望能找到目击者和死者的家属。法医在给这四具身上都有刀伤的死者做初步检查。很明显,从死者身体上的一些反映,如眼睛发黑,舌头发紫,因此判断可能是中了毒。  盛长明的几个手下正在仔细勘察现场,而他则倚在墙壁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凝视着已经被抬上担架的四具尸体。  在案发现场,警察们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看来现场被处理的很好。只是后来,盛长明在巷子里的一角发现了半截中华烟的烟蒂,并偷偷把它放进自己的口袋。  民警经过调查走访,了解到这四个死者并不是这巷子里的人,所以没有人认识他们。至于这卫家一家人在哪里尚不可知。不过,警方估计可能已经遇害,因为在之前在别处也发现过几具无人认领的尸体。  这是一宗十分诡异的连环杀人案。警方至今还未掌握任何具体的关于嫌疑人的信息。    二、陷入僵局  回到警局,盛长明迫不及待地等着鉴证科的消息。很快,经过严格鉴定之后,这些人的真正死因也许是腹中毒药,不过终结果还得等验尸报告出来才能知道。盛长明一一点头,心里若有所思起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盛长明就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下属。这起谋杀会不会跟上回那几起是同一个人所为?一个手下立即摆手说道,不可能,队长,前几回案子,凶手的杀人凶器不都是一把短刀,手段极其残忍。这回可能是毒药,应该不是同一个人所为。其他人也立即表示赞成。  的确,一般凶手都会不自觉使用相同的作案手段作案。这宗奇怪而棘手的凶手案中的受害者一般都分布在一些偏僻的郊区,而且是死于刀伤,从他们身上的伤口来看,刀法的残酷令人发指。  而这次,居然是毒药?  一周后,法医鉴定报告结果出来了,专业鉴定结果确定,死者的死因是位于胃中的剧烈毒药,至于身体上的那些刀伤应该是在死之前弄上的,并不足以致命。  怎么会是毒药?盛长明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在他心里,他早已把这次案子跟这宗连环离奇杀人案联系起来了。  然而,盛长明还是拿凶手没有办法。  几次行凶,凶手都是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进入现场,就算有目击者,也无人认识他。而且,凶手也十分狡猾,案发现场几乎找不出任何像指纹脚印等蛛丝马迹,况且,案发现场并不一定是现场,被害者也可能被移动过。再加上凶手故意把案发现场封闭起来,等到有人发现,许多资料,如死者死亡时间,具体死因,案发现场的保护都已出了很大差错,调查起来更加困难。  让人难以捉摸的是凶手几乎没有任何杀人动机。根据死者周围的邻居提供的资料,死者根本没有什么仇家,也没得罪过什么人。  不过,他们之中的确存在着一个似乎并不成立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生前都骗过别人。据调查,这四名死者曾在火车站和公共汽车站从事团伙诈骗活动。而之前的几宗命案的被害者也都有类似骗人的行为。  想到这里,盛长明心里突然莫名起了一个咯噔,要说骗人,这几年他能从一名普通的小警察做到队长,不也或多或少靠着他的一些谎言吗?想到这里,他浑身一阵凉,如果凶手真的那么神通广大,那么他的死期不也就不远了吗?  哈哈,真是好笑,盛长明笑出了声,真是好笑,他又笑了几声。  他也只会去找那些毫无本事的人,他敢来找我么?有本事,叫他把他的那把破刀带着来杀我,我一定将他揍得鼻青脸肿,然后把刀子放在火里熔了。盛长明得意地想。  盛长明一个机灵,他想到前几起案子和这件案子的一个相同点,那就是案件调查的困难度。虽然凶手使用的作案手段不一样,但设置案发现场的能力倒是如出一辙,这难道还有巧合吗?  盛长明一伙人负责调查多宗连环谋杀案。自从上个月接到起多人无故被杀案之后,警局接二连三接到类似报案。每起案子至少有四名受害者,迄今为止发生类似案件已经有十几起,分布在市内各个偏僻的处所。而且,案发现场丝毫没有任何凶手留下的线索。被害者附近的居民都没有看见陌生人进入,也就不能提供任何关于凶手的线索。  盛长明突然想起一年前的那件案子。那同样也是一件刀杀悬案,是一件非常缜密,没有丝毫差错和把柄可以让警方抓住的案子。盛长明原本以为找到了凶手,但是后来才想起可能被凶手耍了。不过,这起案子与之前的几起案子之间的相似之处和与一年前的那件案子之间的相似之处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就是时间,两者相隔整整一年。第二就是一年前的案子,凶手留下了很明显的犯罪证据,而这回的几次案子,案发现场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  不过,警方也不能仍由这种事发生下去。由于事态的严重性,警方总部派出大队人马加紧了市内偏僻的郊区的巡逻工作,并且暗中关注着那些职业上惯用刀的人,比如厨师,裁剪师等。    三、柳暗花明  一天上午,盛长明正坐在椅子上,一边凝视着手中的那半截中华烟蒂,一边思考着案情。他的桌子上是一杯早已喝尽的咖啡杯。  他问过了,巷子里没有人抽烟,更不可能是这种名贵的烟。凶手既然能把现场处理的那么完美,怎么会这么大意地在巷子里留下这半截烟蒂?但是现在也不必推测凶手的葫芦里到底埋得是什么药,只要把上面的指纹查出来就能确定凶手的身份。  这的确是凶手留下的“证物”,但是盛长明不敢交出来。冥冥中,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预感正是来自手中的这烟蒂。  如今,困扰他的就是凶手的动机。他不相信仅仅是因为欺骗别人就会招致杀身之祸,定罪还不是属于凶手的权利。  此时,有人在敲门。盛长轩想到在这个时候敲门的一定不是警局里的人,因为他一般不喜欢在思考案情时受到打扰。一开门,居然是他的弟弟盛长轩。  他在木料场当一个裁割木料的小工,活很好,很受老板器重,但他的工资总不知花到哪去了,身上穿的总是那间破旧的工作服,邋里邋遢的,不像个正经人。  但是出现在盛长明面前的这个人却穿着一件灰色西服,身材高挑挺直,满面红光,浑身干干净净的,像是脱胎换骨过。盛长明手中的烟蒂掉了下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不过一年时间,弟弟的改变居然这么大!  一番寒暄之后,盛长轩说明来意。  “我也听说了这件大案子,我想给你提供些帮助。”盛长轩坐下来说道。  盛长明冷笑一声,给他递一根烟说:“你顾着自己的工作,别想着我这事。”给他递烟的那一刻,盛长明感到有点后悔,弟弟从来不吸烟,他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唉,应酬的事太多了,他给弟弟的关心也减少了许多。  “凡事都可以往反面想想,你想不通时就试试往反面想。”盛长轩也是一声轻笑,然后拿起烟抽起来。  盛长明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突然觉得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根本不是他的那个需要照顾有点傻的弟弟,突然他的心里冒出一个极为不好的念头。  “哎,对了,你的生活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有问题找我,找你嫂子也行,别自己一个人抗。”盛长明来不及收拾自己慌乱的思绪,赶紧说出这句早该说的话。这几年来,弟弟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自己的生活,而他也没有主动找过他。  “呵呵,我活的很好,而且我也找到了我的人生目标,倒是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生活。”说罢他又凑到盛长明的耳边用一种近似挑衅的语气说道:“捡起的那截烟蒂,把它送去鉴证,一切就会真相大白的。”  听完这些话,盛长明有点不寒而栗,心中的那个念头却越加深刻了。  不,不,不。他不相信这是真的。然而,一想到那烟,盛长明就浑身一个冷战,还是不要多想。失去你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对,绝不是。盛长明给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  盛长轩在他的思虑中离开了办公室。  转入正轨,他的一席话倒不是没有道理,仔细一想让盛长明茅塞顿开。如果找不到动机,那倒不如就认为是没有动机?难道凶手是以杀人为乐?这又怎么可能?杀了那么多人就是为了取乐,又或者是为了别的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原因?  凶手还要再杀多少人?  这不经意的一想让盛长明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凶手真是一个以杀人为乐的人,那么,那么,他们调查的思路就不能不改变。也许,不必考虑什么犯罪线索和犯罪动机。  以杀人为乐的人除了疯子还会有谁!盛长明的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四、精神病院  盛长明把眼光瞄准了本市的几所精神病院,以及曾经犯过罪并有精神病前科的病人。他很快从局里调出了市内所有精神病院的资料,然后和手下们一起认真研究起来。他们主要的研究对象是有暴利倾向,并且力气很大的病人。不过,这种大海捞针似得调查研究并没有什么效果。盛长明又秘密通知市内所有精神病院的院长,让他们严加看管在院病人,尤其是那些长期住院,并且有严重暴利倾向的病人,要是发现有类似人物,立即通知他。  不知是因为警方加强巡逻,还是盛长明控制了精神病院起了作用,几个星期以来,那个疯狂的凶手似人间蒸发一般,一点动静也没有。  并不是因为盛长明期待这个凶手的出现,恰恰相反,这倒打破了凶手的作案时间规律,给他的某些判断带来了麻烦。  其实,盛长明虽然不知道有关凶手的信息,但他知道凶手作案除了使用刀子之外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律,那就是每个星期的五、六、日三天。之前,他并不肯定,但是上次案子发生后,盛长明在心里默默记下了这个数字。  一天下午,盛长明一个人喝咖啡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年前的那宗谋杀案。一提起精神病院倒提醒了他,他好久没有去看他了。 共 1131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导致男性前列腺炎的诱因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标签